English


海上的貿易

伊特拉斯坎海港,或者說商業中心,無疑是個非常重要的國際貿易中心。因此,伊特拉斯坎人在經濟和文化上也擁有對世人舉足輕重的影響力。從自Graviscae 和Pyrgi發現的希臘及非尼基文獻中得知,當時那裡混合著來自四面八方的人種,這樣的條件吸引了許多來自遠方的商人和工藝家到此經商賺錢。柯林斯的貿易也是與此相似的例子。羅馬歷史學家李維陳述他曾經販賣伊特拉斯坎的貨物給希臘人,也曾經將希臘人的貨品帶到伊特拉斯坎販賣,然後自柯林斯帶回了為數可觀的藝術家們。一些原生的柯林斯人、卡厄瑞及塔克尼亞柯林斯人的出現將可印證這個觀點。

迦太基人和腓尼基人將重心放在Pyrgi和Vetulonia將受到一些可能的限制,這個現象可把唯一倖存的迦太基海洋公約作為範例來解釋。當伊特拉斯坎尚由羅馬帝國統治之際,羅馬帝國與迦太基訂定了這樣的一個條約,其內容大致上在陳述西部地中海沿岸已在伊特拉斯坎(羅馬)的管轄之外。這可能只是與伊特拉斯坎諸多城市定立的許多條約之中的一項。

迦太基以及西部地中海沿岸區被發現伊特拉斯坎貨物的事實,證明了伊特拉斯坎在當地歷史發展的早期就已建立起起相當廣大的交易網絡。同時最近在迦太基廢墟中出土的赤陶「電話卡」,其上用伊特拉斯坎文寫著迦太基商人的名子,其上描述他來自於迦太基;此一事實也為伊特拉斯坎人與迦太基人緊密的互貿關係做了見證。這塊陶片之外似乎還另有一半可與之相契合,據推測另一塊陶片應該在伊特魯利亞。

透過繪於塔克尼亞墓穴上的壁畫,我們對於協助當時伊特拉斯坎商人飄洋過海的交通工具有了粗略的認識。底下是一艘二桅帆船,也許有些長達二十公尺。然而這些觀點極有可能被當時的作畫者所誇大化了,由於畫者是站在乾躁的陸地上畫著眼前的景象,由下往上看的雄偉景緻使得實物的規模失真。


經過重建之後,以上的圖片大略的指出船的外觀,圖中的細線表示可能的水位高度。根據自吉利歐島上找到當時伊拉斯坎船難所遺留下的殘骸,我們得以對於當時留下的運輸船模型擁有更合理而科學的認識。這個證據顯示傳是由兩塊厚底板平接而成(沒有重疊),相接處利用粗繩穿過兩塊版子上孔徑超過兩公分的洞而相連,縫隙處則是利用松脂密密地填實。

這條船在外形上看起來既短而厚,就此例而言,完全迥異於希臘及羅馬的船形,有著兩根桅竿,並在其上繫著方的帆。使用方帆的事實顯示伊特拉斯坎人必須時常等待順向的風吹起方能出航。與船尾相連的,是兩根十分大的方向操控槳。根據遠古希臘及羅馬的記載,商用船總是在有陸地的景緻中航行,到了夜晚,就在較淺且靠岸邊的水中下錨停留。船錨是由石頭做成的,其上通常刻著一些標註細節的文字,例如:「我是Avel Spurinas的財產」。先人的文獻將這種船錨的發明歸功於伊特拉斯坎人。
這些商船上所承載的貨物其中有許多是用當時的巨大雙耳細頸瓶所盛裝,其他的貨物則是一些金屬鑄塊、和陶製品等等。運輸用的雙耳細頸瓶在尾端造型削尖,以使得需要特別空出空間的貨品得以貯藏。然而並非所有帶上貨船的雙耳瓶都是長得如此模樣,平底造型的雙耳平在當時也是很常見的。

雙耳細頸瓶—在古早時期多功能的容器







這種無所不在的雙耳瓶以無數各式各樣不同的形式持續存在了四千年的時光,從約西元前十四世紀的麥錫尼文明直到今日。相當令人驚訝的是,即便在二十一世紀的現代,可以裝載許多美酒以及橄欖油船貨的大型不鏽鋼容器俯拾即是,仍有一些貨物仰賴著這古老的雙耳瓶運輸。雙耳瓶是當時伊特拉斯坎、羅馬及希臘陶器中最為通行的容器,它的收歡迎程度即使到了上古地中海沿岸依舊不減。雙耳瓶,是個在兩側各有一個可持把手、瓶頸較瓶身稍細一點的瓶子。

雙耳瓶有兩種形式:頸雙耳瓶,瓶頸以較為尖銳的角度連接瓶身;一體成形雙耳瓶指的則是瓶頸瓶身成現柔和而連續的曲線。第一種雙耳瓶通行的時間從幾何時期直到希臘陶器的沒落,而第二種則是在公元七世紀時期出現。這些雙耳瓶在大小差異很大,從希臘幾何時期風格雙耳瓶的一點五公尺,小至迷你彩繪飾品amphoriskoi,直立著還不高過三十公分。

希臘幾何時期的頸雙耳瓶,在造形上擁有十二種不同的變化,此十二種變化都是在實用主義與美學觀點的雙重考量下演變而來。其中最為傑出的是諾蘭型(來自義大利諾拉)雙耳瓶,其中有些是有三個把手的,在紅色圖像時期的陶器中相當受到歡迎。繪以黑色圖像的巴特農雙耳瓶則是在公元前六世紀到兩世紀時用來當作節日時的戰利品(其中裝滿橄欖油,並刻有「我是雅典的戰利品」字樣)。Loutrophoros則擁有纖細的瓶身,高而長的瓶頸及突然放寬的瓶口,在公元六世紀時用於婚喪等儀式。

雙耳瓶在早期的確是世界上相當多功能的容器。他們用以儲存或是運輸貨品,用以盛裝橄欖、穀物、油、酒以及其他東西,而在眾多各型各色的容器中脫穎而出。

「運輸用雙耳瓶」通常(但不是全部)會將底部削尖以使得儲存肉品較為容易。然而為了使這整個系統更加健全,雙耳瓶在形狀和大小上會有些不規則的變化。羅馬標準制度下的「一雙耳瓶」或是四十八sextarii近似於現今的二十五點五公升左右,而源於希臘制度的「一雙耳瓶」卻相當於今日三十四公升左右。
在某些狀況下,考古學家們可以依據這些雙耳瓶獨特的形狀和大小來辨認他們、判斷出相當精準的年代。